霍啟剛:粵港澳大灣區 青年人的挑戰 青年人的未來
2019-03-10 10:55:59   來源:中華神州網    今日瀏量:

霍啟剛:粵港澳大灣區 青年人的挑戰 青年人的未來

霍啟剛:粵港澳大灣區 青年人的挑戰 青年人的未來
2019-03-10 08:47 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第三場記者會在北京梅地亞兩會新聞中心舉行,主題是“全國政協委員談新時代政協履職”。本場記者會,我們邀請了5位全國政協委員和記者朋友們分享他們履職的故事。他們是:
全國政協常委、副秘書長(兼)、提案委員會副主任,九三學社中央副主席賴明;
第十三屆全國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
全國政協常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委員,中國美術館館長,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吳為山;
全國政協委員、九三學社中央副主席、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常務副校長、中科院院士潘建偉;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副會長、霍英東集團副總裁霍啟剛;
全國政協委員、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政協副主席石紅。

記者問:
請問霍啟剛委員,您如何看待粵港澳大灣區給香港青年帶來的發展機遇和空間?

霍啟剛:
謝謝這位記者的提問。在這里看到香港的記者,特別親切。我覺得,今年的“兩會”,尤其是香港的委員、廣東的委員討論最多的可能就是大灣區的建設,來“兩會”之前,大灣區規劃綱要也剛剛公布。這里分享一下,那天韓正副總理接見我們香港代表團的時候提了一個數據,說大灣區的新聞出來以后,他們進行了大數據的收集,看了全球的報道回響,98.7%的報道都是正面看待大灣區建設的。我覺得這對大灣區來講是個非常好的開頭,也是對香港青年的一個非常大的機遇。

現在我們履行政協任務,要有數據的支撐,這里跟各位記者朋友分享一下,我也作了一些調研,看了一些報道,以下有一些具體的研究,我覺得有參考價值。比如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的指數,尤其是針對香港年輕人的,是去年10月份公布的一個報告。

第一個問題,問一下年輕人,你聽過大灣區嗎?聽過的、知道的有56%,其實比2017年上升了不少。你問他們是哪里聽到的,主要的渠道是什么?是電視,政府的宣傳、社交媒體等等。這說明一點,大家是知道大灣區的,但是也說明一個問題,他們的理解還是比較片面,可能留在表面的層次。

第二個問題,香港年輕人對大灣區發展的理念覺得怎么樣,大家認不認同這個大灣區的發展?認同和一般認同的高達83%,不認同的僅有12%。但是再細地往下看,顯示出兩個問題,一般認同的也到57%,說明其實認同感有待提升。更細一點,教育程度越高、收入水平越高的年輕人,認同感越來越高,這可以說明,其實提升教育在以后大灣區的建設里面是可以起到非常高的作用的。

第三個問題,大灣區的發展會給香港年輕人帶來機遇嗎?也就是這位記者問的問題,一般是認同的,認同44%,一般認同42%,占了其中絕大部分。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這不光是我說,青年人也覺得給他們帶來一些機遇。

但是也反映了什么呢?其實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我們可以從政策、措施著手,增加香港年輕人大灣區的機遇,也是真正讓他們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最近的八條措施已經出來了,真的是出于民心,也真的是年輕人的需求。那天韓正副總理也透露,八條措施出來以后,接下來一年里面也有幾十條會陸續出來,也是出自民心的要求。

第四個問題,我們特別要留意,大家對大灣區有信心,覺得有機遇,但是你會不會愿意在大灣區里面求學、居住、創業、就業呢?其實這個值得我們關注。求學、就業、創業、居住,愿意的暫時不太多,16%、23%、20%、21%的數字,不愿意的還是居多。這就說明一點,可能現在對于大灣區長期發展還是有顧慮的,反映我們在后面還有很多工作去做。當然,這是綱要和八條措施出來之前,現在可能會較高,但是還是值得我們重視的。

簡單講,他們都知道大灣區的發展,一般也是認同大灣區的,同意大灣區潛在的就業創業機會較多,有利于提升他們的競爭力,有發展的機遇,還有大灣區的成本比較低,市場空間比較廣,一般是認同的。但是他們不想去的原因主要是什么呢?主要是他們對內地的環境不熟悉,他們缺少人脈網絡,他們可能跟家人朋友分離的比較遠,擔心內地的生活不習慣等等。我覺得,這些不習慣還是來自不透徹的了解,所以圍繞著今天這個主題,作為一個政協委員怎么履職好,其實看了這些數據以后,也啟發不少。我一直在想,在未來的規劃里面,大灣區的規劃一直到2035年,還有很長的時間,那么怎么做好自己的本分,幫助建設大灣區的發展呢?

這里我提三個主要的方向:第一,建設才剛剛開始,我們不用著急,要把基本功做好,要把基礎建設好。建立青年人對國家、對大灣區的信心,這個可以從香港開始做。去年我們遇到多少年少遇的挑戰,來之前,很多委員都有個疑問,現在情況這么復雜,中國未來怎么走呢?我們的信心何來呢?其實報告里面提到很多經濟、民生,尤其是青年人發展的教育、培訓等等創新策略,給了我們非常好的信心,以后穩步發展,未來是帶來希望的。

第二,來自制度的信心,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能打硬仗,沒有什么是不能過去的。這兩個消息,我們希望可以通過香港所有的政協委員帶給年輕人,真的要講好中國故事,尤其是講好大灣區的故事,這是最基本的。他們有信心,才愿意去闖,這是很簡單的道理。我覺得,有危就有機,大灣區對他們來講就是個機遇。韓正副總理多次強調,大灣區的規劃是以人為本,尤其是先聽了港澳人士尤其青年人的聲音,以他們為中心。所以我們要讓他們知道,這個國家是愿意為他們投資的。這種故事給他們樹立信心,是最基本我們回去要做的。

另外,要改變他們的心態,這個很重要,大灣區是習近平主席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這一點很重要,我這里再次強調,要跟他們說的是一國兩制實踐的創新。其實中央用了很長時間謀劃大灣區的建設,也是分了兩步走,先聽了香港、澳門年輕人的意見,凸顯了中央對香港、澳門年輕人在大灣區規劃里面的地位。前幾天我們也聽到中聯辦王志明主任說的一個觀點,他說“主場色彩、主角地位十分明顯”,這個我非常認同。我這里想分享一下,香港記者可能知道,香港去大灣區,我很不想以后用“北上”的詞去形容大灣區,這給人的感覺就好像很遠。你知道香港人經常開玩笑,深圳往北的都是北方,都是那樣一個概念,我們必須改變這個概念,不是“北上”的概念,只不過是一個家的擴大,一個家的延伸。可能以前是兩居室的,現在買了一個疊層的別墅,家變大了,沒有離開家,沒有出門,就是房間多了而已的,這個概念必須鞏固。

舉一個例子,比如說尖沙咀坐公交到大埔,現在有高鐵了,從尖沙咀去福田深圳就二十分鐘,一個小時通過港珠澳大橋去到珠海了。所以哪來的北上?其實我們要跟他們強調“一小時生活圈”,要打破“過境、過關”這種心理的障礙和隔膜。前幾個禮拜,我看到梁振英副主席組織的一個“快閃”青年活動,很有效,就是速來速去,去深圳看了然后就回去,讓他們感覺到“一小時生活圈”絕對可以達到。

第三,真的要加深交流,而且要更精準、更高效地舉辦更多交流的活動。給大家分享一個數據,每年經過香港特區政府資助的各項不同年齡的交流計劃一共6萬人次左右,當中實習生也有大概3800-4000左右的年輕人到全國各地不同的地方去交流。但是實話實說,這個也不能逃避,有幾點是必須注意的。一是我們看到這種交流活動有了瓶頸的狀態,交流的方式可能不夠創新,年輕人要想一些更吸引的環節。二是交流的效果可能不夠量化,不夠明顯。三是單向的居多,就是香港去內地的比較多,雙向的比較少。我們現在講大灣區的建設,其實都是人才的流動,是雙向的,不是光香港、澳門的青年人去內地,我覺得這個很重要。四是這個交流實習還是暫時會集中于所謂的一線城市,廣州、深圳、上海、北京等等居多,大灣區來講,江門、肇慶、惠州等等也是大灣區很關鍵的城市,香港年輕人了解還不深,我自己也覺得這是大灣區發展的挑戰,不光是“+2”,九個城市里面也有不同的發展步伐,所以怎么讓香港年輕人更整體的了解,這也是一個挑戰。

韓正副總理說的一句話我非常認同,就是真的要主動去聯系青年人,當他們是朋友,當他們是子女一般的看待。這是什么意思呢?我的理解是,真的要去了解他們每天生活的興趣,他們喜歡什么,他們關心什么話題,怎么幫助他們解決他們的需要,真的像朋友、子女去關心他們,交流也要用這種心態去做,更合青年人的興趣,更幫助他們成長,不能為交流而交流。最后還是要獲得感更實在一些。全國政協汪洋主席在報告中提到,從做了什么,到做了多少,最后看一下交流有什么效果。謝謝。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吳為山:中華民族偉大的藝術創造 通過美的形式來體現
下一篇:最后一頁

侏罗纪公园电子